呵呵

我像爱上帝一样爱你。我从未像爱你一样爱过另一个灵魂。

 

You make me feel like I'm myself,  
Said I'm being someone else,  
I wanna leave that everyday, 
You say what no one else will say,  
You know exactly how to get to me,  
You know its what I need.  

  1

雷雨将至 03

>>>

佐助屏住呼吸,在银色的月光中他看到浑身赤圌裸的鸣人就站在他的面前,既赤诚,眼中又充满了羞赧,邀请般对他缓缓一笑。

他们当时多年轻啊,初尝禁果,欲圌火焚身。佐助看着被压在自己身下的这个躯体,它忘情地扭动着,浑身肌肤汗津津,在乳白的月光下散发出蜜圌汁般的光泽。佐助颤动着呼吸,压着那双圌臀,挤进鸣人的深处。

命运剥夺他们享乐的天性,但这水乳圌交融般结合的激情,是他们在思辨,苦修与冥想中从未得到过的,或说,从未得到过如此多——

佐助将他压在身下亲吻,充满柔情蜜圌意地吮圌吸着他的双圌唇,手掌游走在对方结实温热的身体上。他们紧紧地拥抱着,佐助挺起跨部轻轻地磨蹭着他,躺在地...

  18 4

*佐鸣白痴小短打

*他们从恋爱后就变得愚蠢

“讲真,你想把它改到什么时候?”

“直到它有脸出来见人。”

“我见过它了,所以你没必要搞得那么害羞。”鸣人十分无奈又没好气地说。

在遇上宇智波佐助之前他都不知道有人能够如此追求完美。他是说——作品真的足够好了,他甚至已经迫不及待想把它分享出来,让大家都能看看宇智波佐助折腾了那么多时间的小说。是啦是啦,他知道宇智波肯定又要嘲他什么:你既敏感又单纯,当你说足够好时真没啥说服力。

这真是夸他的话吗?

他可不可以对佐助使出他新学的功夫绝学!

“可它确确实实地让我哭了,它就是最好的!”鸣人简直快看不下去了,他腾地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把佐助的椅子...

  104 4

马甲的《更爱你》读后感

爱这个东西,只有爱才能回应。


双向暗恋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两人都在猜测,都在迟疑或是暗自伤神独自欢喜的情节,就像一个舞台上两个人却在更多的表演独角戏。
我爱罗是我在疾风传就一见钟情的角色,我希望他能幸福,然而滤镜又告诉我他只钟情于鸣人。
鸣人就是我爱罗的白月光啊,也是捧在心上的朱砂痣。

《更爱你》里的我爱罗很难令人不爱他(我会联想到完美,尽管我知道他并不是,因为他有弱点),在对待鸣人时更是展现了对这位特殊的存在独一无二的温柔。他就像月光,或者说我想不到还有什么事物更能准确地比喻他了。是啊,他最温柔,他最善解人意,最重要的是,他的关心他的在意和他的感情,没有哪一种是会令鸣人感到难受的...

  6

没有一颗柠檬会酸涩到制不了柠檬水。

 

宇智波佐助的浪漫

梗概:一次不是约会的约会
小短打。

“你不认为,你现在过得和猪没什么区别。”佐助几乎用指责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他就是有,鸣人就是能从那云淡风轻的声音中听出了这个重点。
他们都太了解彼此了。
鸣人反思了一下,是的,最近的确是过得太糜烂太堕落太不青年了,在他把自己的冰西瓜果汁递到嘴边吸了几口后想到。他这几天依靠外卖活着,任由自己睡个天昏地暗,不然就是开始疯狂地补着当初因为忙碌的工作而落下的剧。鹿丸是个好人,小樱也是,他们都在前几天给他推了各自最心爱的剧,哪怕有些早已经砍了。
“那又怎样?”鸣人拿起一块披萨塞进自己的嘴巴里,边咀嚼着食物边模糊地说,“这是我的假期,你是不是忘了我有漫长的一个月的时间可以自由...

  102 5

雷雨将至 02


>>>


他们此刻正处于法国的边界,这里交通不便且环境恶劣,高大的红杉与山毛榉几乎将这块高地完全地包裹起来,然而从城堡看去,视野却十分开拓,这个地方易守难攻,地理位置十分隐蔽,对他们来说是最好不过的据点。何况这里的域河还是重要的运输通道。

天气开始变得冷了,寒风卷着风在窗外刮过,响起一阵阵怪声。这离巴黎有些远,是个非常偏远的城镇,趁着暴动,他们最终在一天前才刚刚到了这里。贵族们在决定冒险之前,正在反复商榷。

僵持的气氛凝固着,佐助坐在另一边懒洋洋地看着在座的各种谋臣与盟友在争执后保持的沉默。

艾德里安和他对视了一眼。

佐助默默观察着每一个人忽而露出了一个洞察的了若...

  9

雷雨将至 01

*架空世界,与现实无关,时间线对不上。
*无任何吐槽宗教的意思,一切只是剧情需要。

他闻得到那黑色僧袍散发出来的焚香味,一股萦绕的怀念气息顿时怀抱了他。他们坐在角落,陷入了阴影中。神父没有催促, 他耐心、慈爱的、静静等待着年轻人的告解。佐助看着这高高的穹顶,灰尘就荡在上方。圣光从描绘着圣母玛利亚的玻璃彩迸泻,仿佛歌颂的赞美诗还残存在耳;当他踏入这乡间的小教堂,耶稣基督的声音便与他对话了。

你们应当摆脱一切污秽和所有的邪恶,以温柔的心领受神栽种的道。

佐助凝视着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基督——感受痛苦的殉道者。沉思中,他脸上的神情渐渐也起了一丝诡异的变化,一条裂缝缓缓地崩裂了他脸上的那道冰...

  18 6

苏格拉底在色诺芬的作品中说:“也许我能帮你寻找到一些漂亮、高贵的少年,因为我喜欢爱情;每当我疯狂地爱上他们,我就会全身心地努力做到:爱着他们时,他们也爱着我;我需要他们时,他们也需要我;我想跟他们呆在一起时,他们也乐于与我交往。”

柏拉图留下的短诗:阿迦同,我亲吻你时候,感觉到我的唇上留有你的灵魂,它仿佛要穿入我的心膛,激动又渴望。

  3

梗概:有一天,他们终于因为长期的分歧而开始大打出手。

自娱自乐一下。

“你凭什么阻止我吃零食,我的冰淇淋,我的薯片爆米花,它们哪儿得罪你了!”鸣人怒不可遏,通宵真的很需要来点解困的零食好吗?

“它们没怎么样,但你吵到我了。”佐助面无表情地说。

鸣人很气,鸣人瞄准了宇智波,鸣人抓起了玉米片,鸣人开始攻击。
佐助闪开了正面迎来的暗器,边吐槽鸣人小气的同时也感到了一丝不爽的火气,又不是光只有他一个人拥有玉米片?

佐助撕开了薯片和洋葱圈!

“你为什么要用我最喜欢的那个口味?!!”鸣人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愤怒叫声。
玉米片“咻咻咻”地打在佐助的身上,好的,脖子命中!
“白痴,别忘了是谁先开始挑衅的?...

  116 12

佐助有一辆红色的小火车。初次见面的时候,佐助正站在高高的窗台上,红色列车在金子般的阳光下闪闪发光,车头高高地抬着,好像他的火车立刻就能从窗外飞出去。鸣人瞪大眼睛看着他,从不知道一个孩子脸上的表情,居然能如此冷淡与充满漠不关心的冷酷。内心的不安迫使他不禁跨进那道门走上前去,他仰高脖子抬头看着佐助,哆哆嗦嗦又浑身傻气地问出一句:你好,我……我叫鸣人,我能够和你一起玩你的火车吗?多年后他想起来,为什么在那个瞬间能够鼓起勇气,那么巴结和讨好地去跟那个不太友善的漂亮男孩说话,是因为他发现,如果他真的在那个时候转身离去,如果他真的没有开口去说些什么,好像那个面无表情的男孩下一秒就会跟那辆火车一样——从那个...

  10

写作不合适脆弱的心灵。

写作不适合懦夫,它需要投入巨大的心力和精力,艰苦卓绝。

写那些让你深深着迷欲罢不能的东西,那些让你血液沸腾,让你午夜难以入眠,让你在鸡尾酒会上不顾场合热烈争论,甚至不惜和老友闹翻的东西。什么让你清早不再赖床,什么让你夜半难以入眠,什么让你开车自言自语,什么让你宁愿被伴侣跳脚大骂不在家照顾孩子而要躲在公园里奋笔疾书——就写那个。


我们希望仁慈和公正最终获得胜利,我们希望人物能在某种程度上认识自我发现自我,变得跟开头有所不同。正因为这些在真实生活中都很少发生,在故事才愈发显得弥足珍贵。


如果你耽于寻找...

  4

一直认为当时太小的时候不应该看《悲惨世界》,这个故事在那个年纪是无法理解的,如当年太小的时候看肖申克,和不同年龄层的人看,感触各不相同,甚至是作品里表达出来的东西都没能够好好地去解读。

所以才说读者在选择文字的同时文字也在筛选读者。万幸的事情,好作品也不会被埋没,筛选作品的毕竟是时间。

放在几年前读毛姆还会看得经常分心,现在却能静静地读了。而我当年如果因为那些过于严肃的文笔和深沉的故事放弃阅读的话,就不会看到现在最喜欢的那篇原耽心头好 。

阅读是一件很快乐的事,但仅仅只为了追求爽的话,真的会错过很多东西。


  1 1

【亚赫】我爱你,也爱你那伟大的灵魂

亚历山大——赫菲斯提昂心中的黄金男孩!

配对:Alexander/Hephaistion

等级:G

Summary:此后,每当赫菲斯提昂走过花园的时候都会在猜想:有可能亚历山大在那里。他没忘记第一次见面,正是因为他捡到了亚历山大丢过来的那只皮球。

写在前面:自娱自乐,之所以会想写一写是因为看到了墙头中的某一对冷cp,有读者姑娘去同人菜市场找了太太写文,给首页增粮。文中对赫菲斯提昂的考究不严谨,里面的小细节也同样,恐怕与历史上发生过的事实有所出入,毕竟我都忘了亚历山大征服那匹名种马的时候赫菲斯提昂到底在不在场呢。一切错误与OOC都属于我。

 

 

正文:

受国...

  22 8

幸运的是你还有一个男朋友

>>>

“我很后悔。”鸣人眨着眼睛说,他看起来真的非常消沉,可以立刻从金门大桥起身一跃的那一种。佐助第一句准备从嘴巴里蹦出来的那句“你自找的”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他伸手揉了一下鸣人的头发,后者抬着头来看他。

佐助震惊了一下,苍白地憋出来了两个字:“别哭。”

“都是我的错。”

“别这样,还来得及。”

“我不该在这之前还看了几场电影。”

“你只是想放松一下而已。”

“我试过喝酒,吃甜食,跑步都不行。”

“你只是太紧张了。”

“也许我应该揍自己一顿就好了。”

“自虐无法令每天变得有48H。”

“应该有的,地球就是这点不够好。”鸣人抱住佐助的腰,将脸埋在佐助的...

  105 9

整理东西,翻到以前为花邪找到的一些相关的东西,当时也看一些花邪的同人,但后来才发现根本不太了解这个人。当初萌瓶邪萌得火热,热情慢慢散了后,慢慢就把目光放到了解雨臣身上,觉得这个人真是好,既不是张起灵那么抓不住同时又充满了不输给小哥的神秘感,还有在背后同样充满了沉重的故事。

花邪的刀太多了,这对CP的虐感一点也不输给瓶邪。曾经和朋友讨论过这两对CP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其实不同点太多了,给我的感觉就完全都不一样,乱七八糟说了一大堆,也都不太记得了,大概就是说了,认为花邪虐得更多,但是也更真实一点,更像现实中会遇上的恋情。

而瓶邪,一直觉得世间是几乎不可能存在小哥这种人的,不仅是因为要遭遇常人难以...

  3

经典著作和读者脱节的时间再久,人们还是会脱帽致敬。

即便是你认为没有什么价值的文学作品,也可能给人带来乐趣。机场的书店里有不少充满打斗场面的小说,人们虽然读得不亦乐乎,但不会认为这是杰作。没准有些文学教授,夜里还打着手电,躲在被子里如饥似渴地阅读小熊鲁珀的历险记呢。享受不等于佩服。某本书可能是你享受而不佩服的,也可能是你佩服却不享受的。

享受比评价要来得主观。

  2

pao友日记 (一)


不可描述


<<<


最近没完没了的加班只令鸣人感到人生灰暗,他倒了杯热咖啡打算给自己快当机歇菜的脑子来点兴奋剂,晚上接近九点还可以再拼一个小时。这个点留在公司加班的人已经没几个了,从茶水间探出头去看了看,产品经理那间办公室的灯还是亮着的,那个人也在。意识到这个他不仅感觉到衬衫的领口有点勒,把领结往下扯了扯。

不熟的上司亦或称之为炮圌友可能更符合他们之间的关系。

去年公司年会他作为新入职的小菜鸟被前辈灌得晕头转向,所以意外和宇智波佐助发圌生圌关圌系并不是他的错,但凡他那时候还有点意识的话都不会和同公司的上司,男性,发生性关系。

而且宇智波佐助大概也不...

  98 13

他是冰上奇迹



他滑出了打破维克托短节目赛的最高分,他说他要超越勇利的自由滑世界最高分记录;他有了第一个朋友;摘了第一年进入成年组的锦标赛金牌,他这一生都会深刻铭记的十五岁。

尤里赢了,他是冠军。

自由滑时的几句独白刷新了之前对他一些自认为的认识,俗套如我也只能暴风哭泣地感慨:他真的真的是最好的,他那么好,值得这世上最好的任何一切。

他是俄罗斯最美的小精灵~

  7

他曾听闻他的先祖说,他们听过雪山群呼吸的声音。到后来,漫长岁月中,鸣人渐渐亦感应到。它像个幽灵般隐匿在这千米之上的白色迷宫,响彻在绵长的群山脉间,乘风踏雪。

谁定它沉默,谁说它没有语言。每一次,当暴风刮过高山的山岭,每一次当雨雪袭来,当乌云笼罩遮掩它,雪沫缥缈如屏障。鸣人知道,是它露面了,每条群山的深处都在回响着深邃而幽怨的呼声。它活着,生动的!


    文力跟不上脑洞系列

  2 3

他就是一颗闪耀的钻石。
我看得到他为梦想用尽全力的样子,他就该是骄傲的,永远勇往直前的,不需要光环加成,甚至不需要ABCDE的助力。

如果天才加上一百分的努力都注定赢不过一个普通人,那么,就真的只是作者的锅而已。

 

心疼这个小天使

喜欢上配角,注定就得等待和主角对决时的失败,并不想吸冷cp啊我也想吃热乎乎的官配,可永远是这类人总更能赢得我的喜爱,更想挖掘。

我决定就吃all尤(。


  2 1

他们将一起走到世界尽头

离床最近的墙前,一张大如祭坛的桌子上,赫菲斯提昂仍受着供奉。不仅供奉,而且分身众多;这些献上的小雕像和胸像来自吊唁的朋友、勤于钻营者、跟逝者有过口角而不安的人;短时间内能觅到的最好的匠人受委托造了它们,以安抚亚历山大的哀恸。

赫菲斯提昂站着的铜像,一尊裸体的、握盾持矛的阿瑞斯;一身贵气的金盔甲,脸和肢体是象牙的;着色的大理石像,头戴一顶镀金月桂花冠;做成一面银战旗,用于冠以他名字的中队的阵前;还有做成半神的,那是他在亚历山大港的享殿所供雕像的第一个模型。

有人清空一处来放置某一件病室器物,碰倒了一个镀金的赫菲斯提昂小铜像。托勒密飞快地暼了一眼枕上那张目不能视的脸,把它扶正。...

  3 1

于是事情忽然就演变成我要和一群不合拍的人一起去看谍影重重5。
想象一下,两个职业杀手,一个现役警官,一个假释期犯人,再加一个地下军火商,杰森伯恩也救不了现场的观众了。


希尔德把电影票全攥在手里。
“五个人。”我发现一个更大的难题。我们该怎么坐?我不想和希尔德在一起,更不想和奥斯卡在一起,托尼不想和我在一起,而所有人都愿意和麦克在一起……他人缘真好。
我要和麦克在一起。


“托尼。” 

“我不会和你换座位。” 
…… 
“听着,我最近赚了一笔小钱。” 
“从哪赚的小钱?” 
“不用你管,总之我有一笔小钱可以试试你上次推荐...

  1

 亚历山大从不对我提起他。我并没有拿这一点来哄骗自己。他不是被遗忘了,而是不可企及。 


赫菲斯提昂在扎德拉卡塔独卧的这些夜晚,一定不能安眠。我本应明白他看信时的放肆,是在请求亚历山大给他爱的证明。亚历山大明白,因此当着所有人的面这样做了。


而我已经分不清,这特么是糖还是刀。

吃醋!

酸死我了!


  1

驾照都已经积灰了。

有朋友想上什么车的吗?

具体说一下,试试能不能重新当个司机。

  8 13


马甲今晚好甜,咦,像妖怪附身了。
被说“超级好吃”和“一级棒”的感觉真的超——棒的~嗯,这马屁拍得我给十分。
就在前几周还在抱怨,哇,好怀念当初互相投喂的日子,现在它就来了。
佐鸣我鸣都好好吃,好好吃。

总觉得需要更多的氧气才能看她给我写的文。

  2 3

他站立于灯光下,空旷的马路街头令他看起来极其孤独的消极。
佐助朝他走去,地上的两个影子细而长。他不需要那些冰冷的解释,他现在好像只需要一个吻。
然后他就好了。

“我以为你走了。”佐助忽然在他的肩头上轻声地说,那声音中传来苦楚与酸涩,还有抱歉。这个拥抱太用力了,仿佛只有这样才能传达出内心些无法口述出的情感。
鸣人怔住,他感受着这个结实的拥抱,感受得到佐助和他抱着同样的心情。

如果这种爱只能给彼此带来伤害与折磨,为什么还要存在呢。

  9 1

找不到文档才想起来,最初构思的《钟声》随硬盘崩后就没法找回了。

依然记得某些部分,当初在写的时候几乎跟他们感同身受。

  1


勇敢去看清时,才发现那原来只是我想象中的影子。
之前它总是像一片辽阔又漆黑的密林,更像永远攀不过去的高峰。
其实,根本不是无法超越。

  3 3

© 呵呵 | Powered by LOFTER